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经济 >
2 Comments

怎样解决企业降杠杆问题?

发布于:2016-10-12  |   作者:http://www.ndsst.com  |   已聚集:人围观

  企业的改革离不开降杠杆,降杠杆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要求。针对近年来我国企业杠杆率高企,债务规模增长过快,企业债务负担不断加重的客观事实,国务院10月10日正式对外发布 《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下称 《意见》),提出推进企业兼并重组、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强化自我约束、盘活企业存量资产、优化企业债务结构、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依法依规实施企业破产、积极发展股权融资等七个降杠杆具体途径,旨在平稳有序地降低企业杠杆率,从而切实降低企业负债率,促使其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尽量轻装上阵。


  自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去杠杆列入“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以来,企业降杠杆推进一直举步维艰,这也让在国际经济环境更趋复杂、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部分企业经营困难加剧、债务风险上升的现象日益凸显。民间对于降低企业高杠杆率的呼吁热烈且迫切。而对于《意见》的出台,外界也普遍给予积极评价,认为作为我国企业降杠杆任务部署的顶层政策设计,势必将促进破解企业去杠杆难题走上正轨。


  市场化手段降低企业负债


  企业债务负担沉重,已成为制约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据相关统计显示,我国今年3月底净债务总额达到163万亿元,今年一季度,我国债务相对国内生产总值 (GDP)的比例已升至创纪录的237%。而这一比例在2007年只有148%。


  实际上,中国企业的高债务存量已经引起世界范围的高度重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早在今年8月就曾对此发出警告称,“若对此应对不力,中国的企业债务可能会引发一场更大的危机。”与此同时,IMF也将此问题置于今年对中国经济年度评估工作中的首要位置。


  显然,对于我国而言,尽快化解巨大的债务存量是当务之急。《意见》对此提出了积极推进企业兼并重组、盘活企业存量资产、优化企业债务结构、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等化解途径。综观七个具体途径不难发现,重用市场化手段实属最大亮点。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在 《意见》发布当天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意见》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通过标本兼治、综合施策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夯实基础。


  对于重用市场化手段化解企业债务存量,以达到降低企业高杠杆率目的的做法,也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王晋斌的一贯主张,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2016年以来,去杠杆作为“三去一降一补”中最为重要的任务之一,不仅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内容,更肩负维持和促进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任。


  对于企业高债务规模,王晋斌认为,如果任由企业债务规模维持高位,地方和民间都会缺乏投资动力。因此,国家采取必要手段对地方性政府债务予以置换是可取的。在他看来,利用资本平台达到融资目的对于当前债务存量高企的民间企业而言至关重要,更可视为“救命稻草”。


  正如《意见》所要求的,将通过加快健全和完善多层次股权市场、推动交易所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创新和丰富股权融资工具、拓宽股权融资资金来源等方式积极发展股权融资。


  王晋斌认为,通过资本市场吸引更多民间资本,除深交所、上交所外,各地基本都存在柜台市场、地方产权交易中心等,借此吸引民间资本参与,对于企业来讲也是去杠杆的办法,因为能够融到资金杠杆自然会下降。


  “去杠杆在当前和未来几年都是非常重要的内容,资本市场当前对于经济而言亦是至关重要的。”王晋斌认为,我们应该依靠资本市场平台,承载、完成更多东西,以寻求经济增长动力,比如,积极促进中小企业上市,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同时通过资本市场去杠杆,“实际上,通过资本市场去杠杆也是在全世界普遍利用且证明比较有效的措施。”


  债转股成高频词备受各界期待


  市场化债转股是降低企业杠杆率的重要举措之一,为细化和明确其具体的实施方式和政策措施,作为《意见》附件内容,此次还同时制定出台了 《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其中,“市场化、法治化”成突出特征,并强调不允许银行直接债转股,应通过向实施机构转让债权、由实施机构将债权转为对象企业股权的方式实现。


  不难发现,这已然化解了社会上对债转股可能导致银行吃暗亏或者借此转移不良资产的担忧。实际上,债务重组早已是世界上较为常用的方式之一,成功和失败均是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背景下可能会出现的结果。此外,银监会人士也在《指导意见》发布当天表态称,“今天的银行业没有必要通过债转股化解不良风险,此轮市场化债转股既包括不良资产,也包括一部分正常贷款,其目的主要是为降低企业杠杆及其财务成本。”


  实际上,之所以债转股备受各界期待与其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那次实践不无关系。彼时,以解决实体经济企业高杠杆率问题,以及银行的不良资产问题为目的,化解国有企业困境的债转股目的明确,而如今,这一境况早已发生巨变,即不再区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重在运用市场化手段帮助企业降低高杠杆率。


  据连维良介绍,此次债转股与此前实施的债转股在方式上存在明显不同,他强调,此前的债转股基于当时的条件,主要是政策性的债转股,也就是转股企业、转股的债权以及实施机构,主要是以政府为主确定的,包括债转股涉及的资金筹集也是由政府多渠道筹集。这次债转股是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债转股企业转股的债权、转股的价格、实施机构均由市场主体自主协商确定的,包括债转股的资金筹措也是由市场化方式筹措为主,各相关市场主体自主决策、自担风险、自享收益。


  在王晋斌看来,债转股对大幅度降低企业债务杠杆的作用将是巨大的。他强调,债转股和减税措施一样,都是从供给侧改革降低企业成本,实际上整个社会的改革就是在围绕供给侧改革降低运行成本,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所在。


  “以市场化路径践行企业降杠杆的任务部署,显然更符合当前经济转型期的客观要求,更是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要求的有力贯彻。”王晋斌认为,一旦包括债转股在内的企业降杠杆措施得以顺利推进,对于化解当前民间投资快速下滑以及工业增速下降的担忧也会带来化解转机。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记者:李海楠

标签:                   喜欢:收藏
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